登录 注册
马勒第六交响曲 宁波交响乐团2018-2019音乐季第二场
时间:2018年09月14日 19:30:00
地点:宁波大剧院大剧场
购票方式:宁波交响乐团官方网站、宁波交响乐团微信公众号、大麦网
280元  180元  100元  50元  
曲目单

我一生所忍受的不如意的遭遇,都集中在这部作品里。”马勒如此定义他的《a小调第六交响曲“悲剧”》,给后人的种种解读写下了最深沉的注脚。


这部作品在马勒的交响曲创作中显得十分与众不同,这不仅是他惟一一部以悲剧收尾的交响曲,更是少有的遵循了古典交响曲四个乐章结构的作品,同时,他又在传统的结构布局中将其饱满深沉的情感诉求展现得淋漓尽致。以这样一首作品作为上海交响乐团2015-2016音乐季闭幕音乐会的曲目,足以见得上交一如既往的艺术品味,艾森巴赫的加盟也注定为此音乐季再增添一个难忘的夜晚。


《a小调第六交响曲“悲剧”》通篇仿佛是马勒为自己谱写的预言,充满了传记色彩。第一乐章伊始,低音提琴拉响的进行曲节奏就已埋下命运的伏笔,小军鼓的加入拉开了进军的队伍,艾森巴赫在一开始便赋予音乐强烈的进攻意味。然而,无论进行曲的节奏多么坚挺有力,一次又一次向高潮的进攻显得多么热烈辉煌,不祥的、灰暗的气息始终悬置在旋律上方,隐喻着挥之不去的悲剧结局。


第二乐章谐谑曲延续了上一个乐章的激动情绪,动力性的音调持续不歇。第三乐章是整首交响曲中难得的舒缓之地,私以为,这一乐章中隐藏着马勒的内心独白,透过音乐的迷雾,我们似乎看到那位无家可归者站在命运的迷宫中,旋律的高旋低回仿若灵魂的撕扯,闻之令人怆然涕下。


中间两个乐章的排列顺序,马勒在创作时按照谐谑曲在前、行板在后的顺序完成并出版,但后来却在演出中调换二者的顺序,使其更符合传统交响曲的乐章布局,但正是这两种排列方式引发了后人的争议。笔者较为赞同本场音乐会所采取的次序,使行板乐章位于终章之前,更加凸显戏剧性的情感张力。


第四乐章的到来更加令人期待。这一乐章的音乐一经奏响便是风雨欲来的面容,仿佛命运之手在酝酿一场惊世之举,阴郁的色调笼罩在空气之中,低沉、游离的动机渐渐汇成洪流,将英雄的所有力量全部集中起来,发起最猛烈的冲击。马勒在乐队中加入一种特殊的乐器——大锤,命其在音乐行进至高潮处致以猛烈的击打,这样的锤击出现了三次,马勒称这三声击打是“英雄受到命运的三次打击,最后一次像砍倒一棵树一样将他击倒”。当大锤在展开部中第一次击响时,瞬间引发了银瓶炸裂般的效果,所有乐器发出狂乱的、碎裂的、躁动不安的音响,仿佛是英雄在经受了命运的打击后暴怒的心理活动,又伴随着某种恐慌感。待重整旗鼓之时,第二声锤击再度袭来,此时乐队的反应已不如上一次那般具有爆发力,他们犹疑不决、挣扎徘徊,最后在临近结尾处的第三声锤击彻底熄灭了英雄的壮志,乐队再无反抗,只能发出最后一声感叹,随即黯然沉默,余味难言。


“悲剧”不仅是对马勒第六交响曲的注脚,也是有关他音乐人生的侧写,对死亡的思考贯穿马勒的一生。这首“悲剧”交响曲更是与他那部极具死亡预言色彩的《亡儿之歌》同时创作,宿命般的人生结局在今天看来充满神秘感,不知对于马勒而言,这三声锤击是否在他的心头早已敲响。